語言

  • 中文
  • EN
  • Fran?ais
  • 日本語
  • ???
  • 繁體中文

孟買機場的藝術博物館難以吸引旅客駐足參觀

news_publish_date: 
2019-08-27 15:35
news_author: 
湖南省博物館/編譯
Body: 

雖然每年有5000多萬名乘客經過,但只有少數會停下來欣賞孟買國際機場2號航站樓的藝術品。

  在印度最龐大的藝術博物館,你可能會匆匆走過而毫無察覺。

  超過5500件印度藝術品及手工藝品分散在孟買國際機場2號航站樓的4個樓層的各個角落,其中包括傳統部落圖騰柱,利用回收芯片和電路拼湊而成的3D 孟買地圖。這家名叫雅賀 (Jaya He)的新博物館是由GVK家庭帶領的企業集團建造及管理,開館已有五年。

  這個超現代的航站樓承接所有前往印度商業中心的所有國際航班和大多數國內航班,每年有大約5000萬的旅客在此地留下足跡。

  負責恰特拉帕蒂希瓦吉?馬哈拉吉國際機場(Chhatrapati Shivaji Maharaj International Airport)的博物館及客戶體驗的雷克?萘爾(Rekha Nair)曾指出:“機場總是會伴隨著焦慮,人們想的都是:‘我只想盡快趕到登機門’ 。”

  因此,為了避免妨礙乘客及大約3萬名機場員工的工作,展品只得塞進走廊,行李輸送帶及登機柜臺。天使模樣的雕塑棲息在電梯上面,像樹一般的雕塑守護著行李輸送帶,還有一個很壯觀的壁畫陪伴著乘客在巴士站里乘坐自動扶梯。

  位于航站樓的中央處有一幅60英尺高,名為“印度的問候” (India Greets)的展品。這是安德魯?羅根(Andrew Logan)、安杰麗?梅農(Anjolie Menon)及羅賓?比切(Robyn Beeche)的聯名作,在所有的藝術品中最為出眾。在展品中,墻上安裝了許多印度常見的陽臺及門廊。接著,展品橫向鋪展過去,許多生動的人像點綴在墻上,充斥著每一處空間。每隔一個小時,就會有一只與實物一樣大小的白孔雀在展品面前飄過,有著為此展品畫龍點睛之妙。

  然而據記者在近期的某個工作日的觀察,很少有乘客會留意那些門廊,以及從書店及貴賓候機室前方飛翔而過的白孔雀。

  在余下的一小部分人里,有3位英國旅客在展品前駐足,其中一位是在印度住了7年的朱迪思?沃爾夫勒姆(Judith Wolfram)。今天她隨著女兒與她男友回到印度兩星期,在候機樓里,她被這博物館的展品迷住了。當她的航班遇到延期時,她帶這兩位年輕人觀賞展品,帶他們來一場快速的印度藝術歷史游覽。對于展品,她表示:“這是我見過在機場里最美的藝術品了!”

  GVK的副主席桑杰?雷迪(Sanjay Reddy)指出,在一個人來人往的交通樞紐建造藝術博物館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但是他決定不管怎樣,一心希望把印度藝術遺產介紹給印度民眾。

  “就算我們只能抓到百分之一的游客關注,我們也算成功了。”請來了德里藝術家拉吉夫?薩蒂(Rajeev Sethi)來挑選及排列展品的雷迪繼續說道:“這里有很多的東西都會依附在你的潛意識里。當你走過那里,那些地方都會成為你的一部分。”

  這個融合了藝術與建筑的航站樓有470萬平方米的內置空間,它的容客量超過位于美國紐約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的兩倍。就拿它的登機大堂做例子,它有一個形似孔雀尾巴的巨型遮篷,透明的天窗讓陽光滲入大堂,隨處都是的小角落可讓乘客在安檢前休息。

  定居于孟買穆基達?加芬妮(Mukeeta Jhaveri)常為公司和收藏家提出收購藝術品或有關文化慈善事業的建議,她指出,對比其他印度博物館及世界各地機場,機場博物館的公共藝術裝置更為突出。

  “這是一個令人興奮,但又俗氣的混合藝術展覽。它包含了現代、民族、古董、部落藝術,手工藝等等,你能想得出的,我們都有。” 她繼續說道,“即使我穿越走廊,我都會有一種新奇及遇見熟悉朋友的感覺。”

  25%經過機場的乘客都是要前往中東或從那返回的藍領工人,因此博物館就刻意引入了許多印度手工藝及現代藝術品。GVK的雷迪指出,其中一個展品就是招募了超過75名住在機場附近貧民窟的婦女,編織一個巨型,色彩繽紛的哥打地被子(Godhadi quilt,印度婦女利用不同顏色的布料制造出的棉被)。

  論到最自然的展品,就非拉吉夫?薩蒂的 “粘土堡壘”(Fortress of Clay)莫屬了。這展品代表著薩蒂對印度鄉村文化的一份敬意,它的主要建筑材料為泥土及牛糞,至今在印度仍是重要的燃料和建筑原材料,甚至在鄉村里被當為驅蟲劑一般使用。機場員工亦定期會為展品涂上糞便的混合物,讓展品保持新鮮。

  銀行經理阿肖克?庫馬爾(Ashok Kumar)來自農業州比哈爾邦(Bihar),他表示每次前往登機口時,都會停下來觀賞一下這展品,他曾說過:“我對此展品最有熟悉感,它們十分真實。”

  根據博物館員工的描述,至今最受歡迎的展品是一個印度神靈的鍍金繪畫,名叫 “Moving Constant”。展品是來至藝術家恩?拉馬錢德蘭(N Ramachandran)及費?安娜米卡(V Anamika)的手筆,他們采取了傳統坦焦爾繪畫的風格,讓乘客頻繁地在這個把整墻都鋪滿的展品前自拍。與此同時,也可讓機場員工透過展品中的兩道門溜進員工洗手間。

  雖然GVK費了不少心思建造博物館,卻沒有放太多的心機讓大眾有更好的享受過程。安檢的關口好像一扇把機場分割成兩個小天地的門,藝術品似乎沒有滲入航站樓更深的部分。待旅客一過安檢,他們便被形形色色的商店及餐廳包圍著。

  除此之外,為了讓乘客對展品有更深的了解,乘客可以上網預訂免費導覽,但是這15至45分鐘的“藝術之旅” 需要至少提前2天預訂。學校團體也可以在安檢時經過特別安排,觀賞在航站樓國內候機廳層的展品。

  “我希望機場管理層能夠尋找更多的方法與乘客互動,” 藝術顧問加芬妮說,“看著人們匆匆而過也不看一下展品真的是讓我感到十分痛心。”

(陳凱德 譯自The Independent UK)
?

233166红牛网开奖精准资料